当前位置:本站首页 >> 通知公告 >> 行业信息 >> 正文
 
水力压裂法挺进深水
来源:江苏能源监管办    时间:2015-8-28
    水力压裂法自广泛用于非常规油气开发以来就备受争议。然而,大量反对之声似乎并没有阻挡这项技术的推广应用。继在北美页岩革命中大放异彩之后,水力压裂法又来到了墨西哥湾,在这个著名的深水油气开采区域开拓出了一片全新的天地。
    事实上,海上油气开采使用水力压裂法并不是一个全新的事物。有资料称,水力压裂法用于海上可能已经有长达20年的历史。近年来,由于技术上的进步,加上大量海上油气储量的发现,推动了这项技术在深水领域的大规模应用。
    据彭博社报道,此前,水力压裂法在巴西和非洲的深水领域都有过应用,不过,如今在墨西哥湾,该技术获得了更为广泛的应用。墨西哥湾的海上油气井往往要深入海底很长一段距离,这给了水力压裂法很大的发挥空间。
    诸如哈里伯顿、贝克休斯、斯伦贝谢等著名油服供应商都在墨西哥湾获得了巨大的市场。据贝克休斯压力泵业务负责人道格拉斯·史蒂芬斯预计,截至2015年,墨西哥湾水力压裂技术的应用量可能将增长10%以上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雪佛龙、壳牌、BP等油气生产商们也都表示,水力压裂法的广泛应用提升了油气产量,油气公司因此每年大约能增加数十亿美元的收入。“这是一个合理且值得的投资。”BP评估部门负责人辛迪·伊尔丁表示,“水力压裂法帮助我们,很好地应对了如何从岩石层获取更多石油的挑战。”
    另外,水力压裂法的流行还带动了一些相关市场的发展。据了解,在海上压裂钻井,需要将大约700万磅重的人和设备,其中包括破碎岩石的马达、成吨的沙子等,挤到一艘300英尺长的作业船上。而数据显示,2007年以来,由于海上油气项目对水力压裂法需求的增长,全球范围内,油服公司已经将这种压裂作业船的生产数量增加了31%。根据美国Offshore杂志的一项调查,水力压裂产业带动起来的市场规模,已经堪比油气巨人俄罗斯整个陆上油气产业。
    在墨西哥湾作业的油气公司和环境监管机构还指出,在海上,从压裂井中流回的废水在钻井附近的巨大平台上被净化,滤出油和其他污染物;处理后的废水再被排放回墨西哥湾,由于该区域海域辽阔,这些废水很容易被稀释到无害的程度,因此在环保层面几乎没什么压力。
    不过,无论是油服供应商还是油气开发商,都承认在深水区域使用水力压裂法开采油气还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。“这是我们在最为恶劣的环境中最具挑战性的工作。”哈里伯顿的工程师罗恩·达斯特霍夫特说,“一点都马虎不得。”
    在墨西哥湾作业的油气公司,包括雪佛龙和壳牌,如今面临的是全新的开发领域,处于地层更深处,岩石更为致密、坚硬,开采油气的难度也相应增加了很多。为此,油服企业也想了不少办法提升和改进技术。比如,一次性压裂多层岩石,而不是像此前一样一层一层分开压裂,从而节省了钻探时间和成本。不过,这种做法的缺点就是压力加大,需要更多的水、沙子、设备,进而需要更大型的承载作业船。
    “这项工作正在变得更为复杂。”瑞银分析师詹姆斯·维克兰德在接受采访时说,“深水领域的钻探需要注入更多压裂注入物,增加了作业的难度。”
    与此同时,水力压裂法转战深海并没有摆脱此前所受的争议,特别是来自环保层面的质疑。在墨西哥湾,尽管油气开发商和油服公司都强调,对压裂产生的废弃压裂液的处理完全是按照美国环境保护署(EPA)规定进行的,但是,仍有环保组织提出异议。
    德克萨斯A&M大学的地球化学与环境研究小组主任托尼·克纳普表示,应该对在墨西哥湾使用水力压裂法进行更为详细的环境评估,以确认对环境的影响。
    另有非营利组织生物多样性中心海洋部门主管Miyoko Sakashita指出,压裂过程中使用的含有化学物质的液体,最后被排放到墨西哥湾,这可能会伤害海洋生物,甚至破坏该区域的生态系统。“在海上使用压裂法对环境造成的影响是非常值得关注的。”Sakashita说,“没有人知道是否已经造成了影响,并且影响的程度有多深。”
    美国环保中心(Environmental Defense Center)为此已经要求联邦监管机构,在没有确认环境影响程度之前,禁止在西海岸使用水力压裂法开采海上油气。EPA一位发言人表示,现在几乎没有单独针对水力压裂法海上应用的环保评估研究,因为这种做法往往被认为是“短期行为,并且经常和其他一些方法混合使用”。